《真探》第三季:毁掉的人生跟忘记的故事

发布时间:

将它编成星河耿耿、银汉迢迢的故事。

在这狂热的世纪,在这猖獗的时刻,

在《真探》第三季当中,个体再一次被痛楚长久围绕,又在转瞬之间为仇恨捣毁。它比存在类似气质的剧集《利器》更锋利,黏稠的悲剧浸透社区每个角落,毫不留情地将它反噬。像怀有作家之梦的女主角艾米莉亚所设想的,这个故事恍如重演了杜鲁门·卡波蒂的名作《冷血》:“打这当前,向来不加防范、夜不闭户的村民们发明:坚信不疑的念头改变了他们,那阴森的枪声在多年老街坊之间点燃了猜忌的火花,他们像陌生人一样怪异地相互端详。”

这个故事名为时间,

艾米莉亚的空想从一开始就展露无疑。在学校收集少年失踪案的线索时,警探韦恩遇见了艾米莉亚。她正为中学生们朗读诗歌,韦恩显然被未来的妻子迷住了。那是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幕,魅力一部分源自年轻女性的蓬勃负气,另一部分当然是诗歌的力量:

对韦恩、艾米莉亚、韦恩正直的过错罗兰,这个时刻都是意思非凡的。少年失落案、个体困境跟爱生发了太多线索,它们彼此围绕,周到地阻塞这些凡人的生命。他们的故事以三条时间线显现,生活浮现渴望的韦恩、十年后遭遇挫折的韦恩、以及再过25年正与失忆争斗的韦恩,他们彼此打量,努力探寻那桩关涉生命意义的悬案。

罗伯特·佩恩·沃伦的诗歌使剧集富有寓言色彩,愈发成熟的马赫沙拉·阿里为这个偶尔遇到诗与爱的男人注入了灵魂。名义上沉郁、无趣的韦恩,似乎被什么刺到,那根刺可能是爱、文学或时间。这个事过境迁的男人,发现了某种本人无奈明白感知的可能性。但他对自己性命的重大时刻浑然不觉,那根刺的意思将与时光一道匆匆发展。

对自己生命的重大时刻浑然不觉

“告知我一个故事。

告诉我一个故事。

然而你切勿说出它的名字,

给我讲个深藏喜悦的故事。”

◎夏伦茨